瞬华

欧美圈瞬华,主HP 爱摄影,爱设计

【HP|光球文体】你比我来猜(2)

“这样听起来真有难度...”卢娜自言自语着抽取了一张纸片,“哦,是我来猜。”
-
如果把格林德沃的方式称作简洁精悍的话,纽特的动作就可以用浮夸来形容了。
先是伸出两只手臂比划出了一个庞然大物,又在鼻子前方描画,最后以模仿烟花似的手型结尾。
众人越看越懵,瞅瞅卢娜,她脸上的微笑倒是越来越大。
“哦,纽特爷爷,您太聪明了,是毒角兽!”在主持人公布时间结束的话音刚落时,卢娜就迫不及待地猜出了结果,显然,这是正确的。

来不及哈利找卢娜解释斯卡曼德先生刚才的动作,就轮到了哈利做抽签。
当哈利看到是自己比时一阵紧张,抬头看到自己的搭档斯内普,哦不,斯内普教授一脸严肃紧张更是增加了一倍。
很快,脑海中一片银色显现出来,哦,是那只牝鹿!过一会儿又飞出一只银色的凤凰。是“守护神”没错了。
十五秒的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了,哈利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什么巧妙的只有两人明白的表示方法,在时间的催赶下只得用手指重复做着呼神护卫的魔杖动作,并在心里默默祈祷没有其他的魔咒与它的动作重合。
十五秒结束后,斯内普皱着眉,哈利一脸“我已经尽力了”的无奈。
“守护神”格林德沃猜道。“呼神护卫”斯内普同时报出了答案。
“哇哦,终于等到了第一组淘汰,守护神是正确答案”熔岩球欢快地飘回圆桌的正上方。随着熔岩球的声音落下,哈利和斯内普石椅缝隙里的绿色莹光灭掉了。
“可为什么呼神护卫不是正确答案呢?”德拉科自言自语般问。
“显然,如果画面只是个魔杖挥咒语的话,那个波特小子不可能思考那么久才只做出这样的动作。”格林德沃看着,不对是盯着哈利解释道。
就连德拉科也不由自主地送给哈利一个同情的目光。

“哈,莱姆斯,轮到我们了,咱们可不能像鼻涕精那样猜得一塌糊涂,哦哈利,我没有在怪你。”一脸兴奋的西里斯可能认为把派对换成游戏很值得来。
“你可不要说大话西里斯,喏,是我比你猜,”莱姆斯亮起他的抽签,“如果你猜错了呢?”
“那一定是你比的不够清晰和巧妙。”
一段打趣之后游戏开始,片刻的构思后,莱姆斯朝西里斯微微一笑。
先是用右手拍一下自己的胸膛,比出一个“一”的手势,然后一手手掌在两人之间来回,赫敏寻思这应该是“我们俩”“一起”这样的意思。随后又两只手抓住空气举起来,又表示了一个“一”,这让众人更加摸不着头脑。
德拉科:“纸飞机?”
斯内普:“飞天扫帚。”
哈利:“是......阿尼玛格斯?”
“魁地奇!我猜魁地奇!”西里斯颇有自信地回答。
“哦,我好失望,这一组又没被淘汰。”熔岩球肯定了西里斯的答案,然后又迫不及待地进行下一轮,西里斯真想骂她一句你急个什么!
“谩骂一位可爱的小姐是不礼貌的哦!”熔岩球幽幽地说。

抽完签的德拉科绝望地看着对面的丽塔,毫无感情地说“你比我猜”
之后,丽塔并没有思考过久,也是先轻拍胸膛,比出一个心形,然后侧身摆出说话时不断变化的口型,左手在面前前后来回示意,摆出一副采访的样子,右手则伸远做出写字记录的样子。真是声情并茂。
“羽毛笔!”在十五秒刚结束时德拉科便抢先答道。
“不,速记羽毛笔!”他身边的赫敏回答。
“对的格兰杰小姐!”熔岩球欢快地宣布,“恭喜这一轮已经淘汰了两组了,HP剧组真是淘汰最少的了。”
““剧组”是什么?”哈利问。“不不不,这些并不重要,我们来进行下一组。”熔岩球小姐连忙组织熄灯和抽签。

“是你来猜罗恩,我尽量表达地清楚些。”赫敏抽签后道。
在开始后,赫敏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然后满腹信心地将双手重叠在胸前,再左手张开指在左前方,右手张开指在右前方,最后呲出牙齿并用右手指了指,这让罗恩完全明白了。
罗恩兴奋地伸出右手指着,激动地回忆着这个麻瓜词汇,“牙..牙..牙医!”
当然,这是个正确答案。

“还有四组幸存!非常好的成绩!”熔岩小姐貌似并不急于开始下一轮,看起来她好像一直在等待这个时刻,“那么我现在可以送给大家一个奖励,请先闭上眼镜哦。”
“格林德沃先生,请乖乖地闭眼谢谢配合。”熔岩球说了这句话后原本并不打算闭眼的格林德沃眼前充斥着一团黑雾将视线遮盖。
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他已被对面的红发震惊。
阿不思已成了他中年时的模样,严肃是他这一时期表情的主题。
当然,格林德沃看了看自己,果然自己也回到了中年。
而这一周的人呢,纽特又成了那个带着雀斑的粽发大男孩。斯内普的脸部再次显露出棱角,那个鹰钩鼻看起来也并不是那么讨人厌了。莱姆斯和西里斯又充满了年少时的活力与朝气。就连丽塔那刚入职小姑娘的形象也无法引起他人对她的厌恶。
但德拉科和罗恩的发际线却又向后退了些,哈利眼角也出现了些细纹,赫敏和卢娜却一改曾经的孩子气而变得富有气质。
这真是个神奇的年龄魔法。盖勒特想。

送文手一个梗(hp+三体)

本来是打算自己写正经向的大长篇的,但开学后就没有精力了,又不忍心荒废掉这个独特的梗...

ggad时代+三体设定,(大概是黑暗森林的时间线)

因为三体的入侵对人类带来了威胁,巫师们都自认能力高于麻瓜,于是在面对外敌入侵的形势下,gg的推翻保密法的目标,以人类共抗三体为由得到各魔法部的支持,ad之前也因为这一理由而愿意加入gg的阵营
麻瓜们也因三体大敌在前,当巫师界公布时并没有产生过多的社会问题
gg也因与麻瓜交涉和声望高被选为巫师界的总领导,但以gg这一重要地位是不能做面壁者的

于是,面壁者是ad

后面的考验脑力的情节还没想好,,目测这种剧情需要长篇,,

有哪位大佬中意这个梗吗?用梗的话回复一下啦

如果在手头的小短篇gang完后没人要写的话就要考虑考虑自己码了,,实在不忍心丢掉这个可爱的梗啊

【HP|GGAD】二十字微小说

【HP|GGAD】
二十字微小说

*旧文重修
*来自强迫症的完美二十字内

Adventure(冒险)
在童稚之年计划着人生的冒险,终成泛黄的回忆

Angst(焦虑)
“我恐怕不能陪你一起去寻找死亡圣器了Gellert”

Crackfic(片段)
“想想看,我们正在创造历史”他眼眸中的光亮

Crime(背德)
少年时对你的痴迷,是我尽力遮盖的污点

Crossover(混合同人)
“你承诺过会帮他复活,但你为什么从不攻打Albion”

Death(死亡)
你说错了Albus,死亡不是冒险,是救赎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Albus在国王十字车站等的不只是Harry

Fantasy(幻想)
“如果我在决斗中胜利...”

Fetish(恋物癖)
“我真想在你的袍子上画上星星和月亮Albus”

First Time(第一次)
当他看到Albus的妹妹倒下,他第一次感到慌乱

Fluff(轻松)
“我欢迎死亡”

Future Fic(未来)
曾经的“未来”多么雄伟,现在却只是期待一封来信

Horror(惊悚)
梦中,一道高塔上的绿光...

Humor(幽默)
“真没想到Albus,我们再次相见竟是在死后”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五年的踌躇后,他才下决定与他决斗

Kinky(变态/怪癖)
被剥了皮的老鼠在墙角腐烂

Parody(仿效)
再次轻拭寄来的书,想象着他读书的模样

Poetry(诗歌/韵文)
泉下重逢,无言共忆儿时梦,无悲痛

Romance(浪漫)
仲夏,山谷,共同的梦想

Sci-Fi(科幻)
在三体文明的攻势下,《保密法》被解除

Smut(情色)
星空下,红发的少年回眸一笑,星光狡黠

Spiritual(心灵)
好的与坏的,并无差别

Suspense(悬念)
他终于等到了,在那个纯白的世界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除了那个夏季,他想不到这一生还有什么值得留恋

Tragedy(悲剧)
“看来我们的信仰发生了点小分歧”

Western(西部风格)
后来,两人一个支持废除,一个支持保存
——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梗:当时的美国西部人烟稀少,一旦相遇便会先询问对方对待黑人奴隶制的态度,若不同,便一枪射过去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听说你曾打算和多吉一起去游历?”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还好我被开除才摆脱她”“不然她性命难保是吗?”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他从未被开除,二人从未相见,多好的结局

OOC(Out of Character,角色个性偏差)
“我宁愿放弃我的一切理想我也不愿离开你Albus”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原创女性角色)
“Albus,放心地去冒险吧,我会照顾 Ariana一生的 ”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原创男性角色)
作为纽蒙迦德的看守,他时常和那个老犯人聊天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等一下Gellert,你把我的书碰掉了!”

PWP(Plot,What Plot?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放轻松放轻松,我今天并不是来找你决斗的”

RPS(Real Person Slash,真人同人)
他记不清那男孩的名字,只记得他们演一对情人

【HP|GGAD】初中化学知识点背诵法典系列

【HP|GGAD】
初中化学知识点背诵法典系列

*奇怪的梗
*旧文重改,顺便在开学考试前复习复习初中化学(突然发现上个寒假的我化学怎么那么好)

那个夏天,铁离子溶液色的阳光如盖勒特的金发,四氧化三铁般松松散散地洒了下来。
他来到高锥克山谷,见到了阿不思。那个有着氢氧化铁般发色和氢氧化铜般眼眸的男孩。
盖勒特如钾般快乐轻狂,阿不思大概是他的盐酸,当他注视着那盛满铜离子溶液的眼睛时,就会化为无限氢柔。

那个夏天,两个男孩的友谊就像硝酸钾溶解度曲线般快速升温,两个极富智慧的灵魂相碰撞,像氧气中燃烧的铁一样火花四射。
而这份感情却像氧化钙与水一样在放热的同时发生了质的改变……

两个月,如碳酸钠与稀盐酸制二氧化碳那般迅速。
而那脆弱的烧杯也终被灼热的四氧化三铁所炸裂。

而多年后,当两人的双眼再次对望,浓硫酸滴在了心间。仿佛那一层氧化铝被剥去 ,氧气再次将他腐蚀。
那一日的决斗后,阿不思从未再直视盖勒特的眼睛,因为那眼中的愤怒与责备如燃烧的镁般将他刺痛。

阿不思原本以为这份感情会如暴露在空气中的浓盐酸般逐渐淡然,直到他的头发变得比氯化银更苍白,却才发现,它如未盖好盖子的氢氧化钠溶液般变得愈发浓重。
当盖勒特对着那双猩红色的蛇眼大笑着说出那些话时,就像一滴氢氧化钠滴入浑浊的石灰水中,一切沉淀终被洗净。

这……是国王十字车站吗?

二人站在氢氧化锌般洁白的世界,一切都如适量的稀盐酸加入滴有酚酞的氢氧化钠溶液中般,变得无比澄澈……



———————————————————————
怎么样,有没有看到我对格(化)邓(学)无(丧)与(心)伦(病)比(狂)的热爱

【HP|光球文体】你比我来猜·一 (又名你比划的到底是什么)

【HP|光球文体】你比我来猜(又名你比划的到底是什么)

第一
感谢光球文始祖柠檬的《HP死亡游戏》(好像是吧)
第二
娱乐性文笔只为博君一笑,若有ooc或词语运用错误等请谅解并欢迎指出
第三
后面的物品还没有想全,如果你有脑洞恳请提供

人物及座位(“-”表示互为对面,上下相邻表示座位相邻)
       罗恩
GG-AD
纽特-卢娜
斯内普-哈利
小天狼星-莱姆斯
丽塔-德拉科
罗恩-赫敏
         GG

主要配对及组合
ggad+铁三角友情向+犬狼友情向

游戏规则
圆桌相对面两人为搭档,由抽签决定比划或猜。
其中A比划过程中其他人不得发言,当A比划时间(15s)结束后才能开始猜。
猜的过程中A不得再有任何动作,若搭档先猜对则该组此轮获胜,若他人先猜对则该组淘汰。
每轮每组一件物品,淘汰至最后一组时游戏结束。




莱姆斯看了看时间,“快到七点了啊,詹姆斯和西里斯好像说今天要举行个什么派对来着,真是的,连到了天堂都不能安生,他们仿建的戈德里克山谷小院迟早要被他们折腾塌掉......”莱姆斯一边在心里抱怨着一边猛地从地毯上站起,眼前却突然一片黑暗
原来在天堂也会有缺氧现象啊,莱姆斯想着便慢慢靠近墙沿,脚下突然的失重感将他这一想法反驳,他下意识伸手去寻找倚扶,却意外地碰到了一片岩石的冰凉

眼前的黑暗渐渐消退,溶洞似的大厅映入眼帘,而此时莱姆斯正坐在一张圆形的大石桌前,石制的椅子石缝中透出丝丝祖母绿的光亮——莱姆斯正是扶住了扶手
但最先吸引了莱姆斯却是对面的人“西里斯!你怎么...”
“莱姆斯!西里斯!”旁边哈利的的声音吸引了他们两人的视线
然后三人异口同声地问“这是哪儿?”

“也许我们被某人带来开茶话会?”邓布利多的话虽然和往日一样富有幽默感,但此时的语调与其说是疑惑更不如说是质问。他盯着桌子对面的人,那人的金发也许是在天堂的浸染下变得茂密了些,鲜亮了些,但那耷拉的眼皮和深深浅浅的沟壑仍然遮不住他已老的事实。
“你怎么能怀疑我?前一秒钟我还在给你编辫子呢!”那位金发的老人愤愤地替自己开脱。
“怪不得这几天我和西里斯找遍了整个山谷都找不到你,”“原来教授你和格林德沃单独跑去耍了”莱姆斯和西里斯一脸幽怨。
哈利一边沉浸在见到邓布利多教授的喜悦中,一边暗暗思考天堂的生活是不是太过悠闲了点。

环顾一周,圆桌上坐着的大都是他认识的人,哦,格林德沃旁边的那个老年人经卢娜介绍是纽特斯卡曼德先生,好像是编写了哪本教材来着?
哈利刚想问问不远处的赫敏,但看到赫敏旁边的格林德沃那想瞪死着斯卡曼德先生的眼神后就放弃了。
我还是去问卢娜好了,哈利绝望地想。
德拉科对面的丽塔正搜索着全身的口袋,也许在找速记羽毛笔?哦,职业素质真好。

一阵纷繁杂乱的介绍与问好之后,洞顶突然滴落下一片正在燃烧的岩浆,那岩浆翻着刺眼的金色渐渐聚拢成一个球体,然后竟反牛顿地向上飘了几厘米,随着熔岩球表面不断翻腾,金色渐渐减少,仿佛冷却了般呈现出一片暗红,却仍然在翻腾着。

“欢迎大家来这里陪我玩游戏......”声音传来,十二个人不约而同地向中间的熔岩球望去。
“刚刚是那个东西在说话?”德拉科用不可置信加鄙夷的眼神瞅着那球。
“我怎么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我感觉我好像梦到过,还不止一次...”罗恩和哈利小声嘀咕。
“可我怎么对这里一点印象都没有...”纽特自言自语着。
“嘿中间那个东西,我们之前来过这里吧?你修改了我们的记忆。”格林德沃十分肯定地质问着中间的熔岩球。
在看到熔岩球毫无反应后格林德沃顺手丢了个咒语——“哇哦!他无杖魔法用的好熟练啊!”罗恩的话赢得了赫敏的一个白眼:他是格林德沃!无杖魔法有什么好吃惊的!赫敏鉴于自己就在这主人公旁边坐着,并没有将这句吐槽说出口,就让罗恩从中自行体会好了。
“难到我们不是应该注意到它说“玩游戏”吗?”卢娜提醒着。
熔岩球转了几下“这位姑娘终于抓到了重点,大家就不想知道游戏规则吗?哦,顺便说一句,在这里不能使用魔法,更不能进行人身攻击,我可不想像之前的朋友那样时时提防着不知道会从那个地方射出来的魔咒。”好吧,这个家伙并没有回答格林德沃的问题。
但是“之前的朋友”这个词一定值得研究,格林德沃陷入了沉思。

恰好之后熔浆球介绍的游戏规则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哦莱姆斯,现在我不抱怨我坐在鼻涕精旁边了,至少不是坐在他对面。”
“主持人,我能申请换座位吗?旁边的白痴过于活泼可能会影响到游戏过程中的纪律。”“很抱歉,不能哦。”岩浆球很愉快地拒绝了斯内普的申请。

“那么...让我们从最亲爱的邓布利多教授这里开始第一轮游戏吧...”熔岩球欢快(?)地宣布。
“等一下这个家伙,”格林德沃打断道,“虽然我对你知道我们的名字并不吃惊,但为了使你的语言更规范,请不要在姓名前随意添加形容词。”
“你应该叫它主持人的盖勒特,”——“是“她””主持人嘀咕——“抱歉主持人小姐,”邓布利多向熔岩球眨了眨眼,“而且她的语法没有任何错误。”
“而且我的形容词大家都很认同不是吗?”上至纽特老爷爷下至哈利三人组,就连德拉科都点了点头。
格林德沃瞪了瞪他们。

“哦,这一轮是我来猜,希望你的手不太笨拙。”邓布利多翻开纸片。
“对于我的手的灵巧程度你不该有任何质疑。”
德拉科发誓他绝对没从格林德沃的这句话里听出什么奇怪的意思。

“当格林德沃先生脑海里出现那个图像时就开始计时,记住哦,15秒内。”
大家安静地看着他思索了几秒。
之后格林德沃只是用手指慢慢地画了三下竖线,然后先指一下自己再指向对方,然后......然后...他竟然放下了手静静地等待十五秒结束。
其他人面面相觑,人人都是一脸懵逼,可格林德沃却笑得一脸“哈哈哈你们猜不出来吧只有阿尔明白”的欠揍表情。
“好了十五秒已经结束了,大家可以猜了,我很期待哪一对搭档会被第一轮淘汰呢。”主持人在圆桌上飘来飘去,“格林德沃先生笑容不要太奇怪,会有作弊的嫌疑的。”
罗恩:“巧克力棒?”
哈利:“雨伞?”
赫敏:“电..电线杆?”
哈利和罗恩:“那是什么?”
纽特在默默思索第二个动作是什么意思,以他曾经惊心动魄的经历来看,就算他运气大猜对了,也得为了多活几年而保密不说。
“你是说......老魔杖?”邓布利多看着格林德沃自负的笑容说。
“完美!就是老魔杖!”主持人兴奋地跳高了几寸,“怎么样,大家看明白了吗,就是要表达的只有搭档能看懂才能不被淘汰哦,很好玩吧!”
众人只是思索着:这怎么就能看的出来是老魔杖了呢?!

“这样听起来真有难度...”卢娜自言自语着抽取了一张纸片,“哦,是我来猜。”

毕业时给语文老师赠礼
重修
大概还是一首没有用典的词

填词如梦令

酸颈依依合卷,
斜倚读诗轻慢,
语间有蝉声,
听辨恐惊声敛,
疲倦,疲倦,
却怎舍得合幔?